強迫症不是你想的那樣!強迫症的辨識與處遇

強迫症不是你想的那樣!強迫症的辨識與處遇
許凱翔

許凱翔

2022-04-20更新

2022-04-05發佈

心理諮商

# 心理諮商

# 心理治療

「你是有強迫症哦!?」在生活中常常聽到這種調侃的話語,偶爾被調侃一次還覺得沒什麼,但如果被調侃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又偶爾自己也覺得有些小習慣好像和大多數人都不太一樣,還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強迫症咧!

你是有強迫症哦!?

「你是有強迫症哦!?」在生活中常常聽到這種調侃的話語,偶爾被調侃一次還覺得沒什麼,但如果被調侃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又偶爾自己也覺得有些小習慣好像和大多數人都不太一樣,還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強迫症咧!(三人成虎真可怕)

不過,有些獨特的小習慣如果不是閨密等級的朋友或家人,還真是不容易發現。像是:

「吃布丁的時候一定要把封膜上的殘餘部分舔掉!」(在誰面前才能如此不顧形象?閨密!)

「洗澡的時候一定要從上到下開始洗,不然會覺得髒水會碰到已經洗好的地方。」(要跟陌生人一起洗澡,不是軍營就是監獄吧…)

「每次走斑馬線的時候會規定自己只能走白線,完成後會有莫名的小小愉悅感。」(要一起走幾次斑馬才會發現呀?)

「鈔票放進皮包前,一定都會把所有鈔票面向同一面疊好,不然就會覺得不踏實。」(我樂意幫你排鈔票!)

「桌面、抽屜都要收拾整齊,每個物品都一定要在自己的位置上。」(收得太乾淨會被誤會沒來上班?)

如果你有上述的行為,別擔心!其實這些都不算是強迫症,只能算是個人較為獨特的習慣,因為這些習慣並不至於影響日常生活,或是讓你無法工作,實際上強迫症遠比這些狀況還要嚴重得多!

先讓我們來拆解一下強迫症

先讓我們來拆解一下強迫症,可粗分為兩個部分:

一、 強迫思考:

持續且反覆出現的一些想法、影像或嚴苛的規則,而這些狀態像是大腦被侵入的感覺,造成明顯的焦慮或痛苦。

如同大腦內被植入一個大聲公,會時不時地重複撥放「手很髒」、「我忘記鎖門」、「我會攻擊家人」等等,令人感到高度焦慮。最糟的是,你無法自由控制這個大聲公的開關,只能在某些嚴苛的條件下讓它小聲點或暫時關閉,像是洗了37次手之後能暫時關閉。

二、 強迫行為:

為了回應強迫思考被迫做出的行為,可暫時降低強迫性思考帶來的焦慮。

像是腦內大聲公不斷廣播:「我的手很髒有很多細菌」造成高度焦慮,會不斷的洗手來降低焦慮,但也因此增加執行強迫行為的動機,變成惡性循環。例如:每次大聲公不斷廣播「我的手很髒有很多細菌」令我感到焦慮,但只要去洗手就會緩解,往後只要強迫思考跑出來,就會直接先去洗手,而放棄抵抗。

當「強迫思考」或「強迫行為」的樣態,已經嚴重影響個人的日常生活或工作時,就有可能是強迫症!拿文章開頭的獨特習慣來做例子,如果這些獨特習慣真的變成強迫症,可能會是什麼樣子~

「吃布丁的時候一定要把封膜上的殘餘部分舔掉!」 看到商店裡未拆封的布丁,都想要打開封膜來舔,而且不這麼做的話會覺得有可怕的事情會發生,或會感到非常痛苦。導致不敢走進任何有放布丁的店家,或是會抑制不住真的去打開每個布丁封膜。「桌面、抽屜都要收拾整齊,每個物品都一定要在自己的位置上。」 每個位置都要分毫不差的在自己的位子上,可能會拿工具丈量,或為每個物品做記號,而且相信只要有任何地方沒有對準,就會有壞事會發生。以至於每天花在丈量、對齊的時間非常多,無法上課或工作,甚至嚴厲不准任何人進到屋子裡,會壞了所有的一切,造成人際、家人之間的障礙。 這些行為在外人看起來很怪也沒意義,也搞不懂為什麼強迫症患者要一直重複這樣的行為,又因為重複次數頻繁,容易產生「患者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的誤解。一定要在這裡要跟大家報告:

「大多數的患者其實都知道自己的強迫性思考和行為是沒意義、被誇大或不需要的,但即使如此還是無法停止這些想法和行為。」

就因為知道沒意義,但還是無法停止,這才令人挫折灰心、有苦說不出阿!而且大部分的患者,其實在強迫症狀以外的功能狀態都很良好,也誤會強迫行為是一種「可以任意啟動與停止的症狀」(這是天大的誤會!)。想想看在,已經夠灰心了,還要面對他人質疑、異樣的眼光(甘苦阿~),所以,憂鬱症常常也是強迫症的搭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649158241247@2x

可能真的有強迫症怎麼辦?

看到這裡,如果你開始懷疑自己或親友可能真的有強迫症,那麼第一步最好就是尋求專業醫療資源做評估,就是找離家最近的精神科或身心科掛號,讓醫生做更進一步的評估診斷,並且要有服藥和接受治療的心理準備。

研究顯示光是藥物,就大約可控制約50%的症狀,若能加入心理治療,效果會更好!大約可控制70%的症狀。

  • 強迫症的藥物治療

「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SRI),跟憂鬱症的用藥是一樣的,只是通常劑量較高。我們可以將強迫症視為慢性疾病,像是糖尿病、高血壓,需要有長期服藥的準備。若症狀穩定,打算減藥時,請務必和醫師溝通,緩慢的逐漸減少藥量。

  • 強迫症的心理治療

認知行為治療(CBT) 治療成效不遜於藥物且治療的效果可以延續數年。但現實上,心理治療需要花費龐大的時間與人力成本,若同時接受藥物治療搭配心理治療,效果會更好。 如果你是強迫症患者的親友

請不要這麼說

請不要對患者表達:「你就不能自己控制嗎?」、「想太多了,不要去想就好。」、「你要有意志力去控制呀!」,這些只會造成二度傷害,並且會讓患者更不敢說出自己的困擾或痛苦。到時有苦只能往心裡吞,擺明了等憂鬱症上門。

了解與接受,建立支持性環境

強迫症患者常常因他人的誤解而感到雪上加霜,誤解又來自不了解。試著多了解強迫症,也能降低自己與患者的衝擊、不安、失望。陪同就醫並諮詢醫生,會是很棒的開始!

★★★ 請記住:這不是他們的個性使然,而是疾病的結果!(請默念三次!)

不要堅持「停止」強迫行為

避免堅持、強硬地要求患者停止那些「愚蠢」的強迫行為,尤其是當這麼做卻又無效時,不僅是自己,患者也會同樣的感受到強烈的無助與無力,也讓關係緊張,對於強迫症的改善只有弊無益。雖然強迫症可以透過適當的治療有大幅改善,但要達到這個目標是需要階段性的步驟與時間。

協助規律服藥與回診

「服藥能有良好的症狀改善」這是建立在穩定服藥的前提之上,也要穩定回診和醫師討論症狀變化、服藥狀況,有任何想法(換藥、減藥或停藥)也都要和醫師充分討論,避免破壞醫囑自行調整。 關注小小的進步

進入治療後,症狀仍然會起起伏伏,有時覺得進步、有時又好像回到起點,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不必特意比較。反而要關注的是微小的進步, 例如症狀發作時,都要洗37次手才能停,但這次只洗了36次,這就是很重要的「微進步」!就算只是減少1次,或是減少幾秒鐘,對患者而言都需要耗費非常多的精力。你的支持,就是患者願意繼續嘗試改善的動力。

參考文獻: 湯華盛、黃政昌(民94)。薛西佛斯也瘋狂:強迫症的認識與治療。張老師文化。 黃政昌、湯華盛(民99)。薛西佛斯也瘋狂Ⅱ:強迫症的案例與分析。張老師文化。

歡迎您與我們的心理師們一同擁抱心理、擁抱自己,擁有更棒的生命品質!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mental hug logo

擁抱心理諮商所

立案號碼 北市衛心字第XY01110033號

02-8792-0568​

thisismentalhugs@gmail.com

114 台北市內湖區成功路四段32號4樓

全預約制,請透過LINE@或臉書粉專私訊

Copyright © 2022 Mental Hu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