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男,好「難」-男人何以「為難」人?

男人的男,好「難」-男人何以「為難」人?
張誌閔

張誌閔

2022-04-20更新

2022-04-18發佈

心理諮商

# 心理治療

# 心理諮商

「男人的男,好難」這句話,是在我第一年從事心理師工作時,聽到一位長輩阿伯心有感娓娓道來的一句話。這句話背後有多麼五味雜陳,單用文字實在難以描繪萬一。

男人的男,好難

「男人的男,好難」這句話,是在我第一年從事心理師工作時,聽到一位長輩阿伯心有感娓娓道來的一句話。這句話背後有多麼五味雜陳,單用文字實在難以描繪萬一。

一次被安排去輔導違規又有自殺意念的少觀所(少年犯罪羈押看守所)個案,一名高大魁梧青少年像隻刺蝟一般,瞪視著每一位與他接觸的心理社工輔導人員。我們輪番上陣,但沒有一個人能稍微緩和他內心暴戾情緒。身為三級預防最後一道防線的心理師,也不能豁免被派去安撫這位充滿防備敵意,實則內心遍體鱗傷的大孩子。

不知是言語間刺激到他甚麼地方,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眼神像是要擇人而噬的一頭青年壯獅。當下為了不讓場面變得更難以收拾,我選擇了中斷談話。步行在監獄舍房長廊,回憶著少獅資料上慘澹成長歷程。不免在想,這孩子到底經歷了些什麼,讓他變成這副幾欲癲狂的痛苦模樣。

或許是小少獅神色中傳遞出的情緒太錯綜複雜,讓我久久沒有辦法忘懷他眼中充滿痛楚又哀傷的神色;也可能是當時涉世未的深資淺菜鳥心理師我,對於一個人可以眼中可以透露出內心痛苦到這樣程度而難以掩飾感到震撼。短短一次會面,在我心中烙下難以忘懷的記憶。

如何求好心切到家破人亡

身為四處接案的自由業心理師,會接到各個單位的合作。一日,我收到了一張轉介單,社會局安排我去一名家暴家長做家訪,希望我可以修復破碎的家庭關係。看著社工認真撰寫的家庭圖,有點熟悉的名字,腦海中浮現了少獅身影,不會吧?這世界這麼小。

果不其然,透過這位痀瘻年邁的阿伯口中,聽見這位父親如何求好心切到家破人亡,何以家暴導致妻離子散;對小少獅的恨鐵不成鋼,父子間恩怨情仇相愛相殺的故事。兩三個月間,我每隔兩週騎著機車到漏水的半傾土屋,聽著阿伯一邊喝著紅標米酒話當年勇,一邊抱怨庸醫誤診,全然不顧身子早已病入膏肓。

結案那一天,阿伯瀟灑地說,活一天喝一天,我這爛人老天爺也不收。我笑了笑,提醒他少喝一點保重身體,今天是我最後一次來了。他掏出菸盒,請了我一根菸,是最平價的黃長壽。我們看著火光閃爍菸霧冉冉,阿伯說了一句:男人的男,好難。我目送喝著爛醉的阿伯倒在椅上睡去,心中不禁在想,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這個疑問,無時無刻存在於我與每一位人生艱難的對話之中。但人生,真的有選擇嗎?

這樣一位家暴的爸爸,言語間自卑自大,並不是讓人想要親近的姿態,甚至是令人不喜感到不舒服的。那和我的父親,依稀有著模糊又相似的輪廓。恍惚間,兩位中年男子身影在那一刻重疊了起來。

1650259013379@2x

男人的成長過程中,往往都是被賦予期待而不被肯定的

男人何以為「難」人-為什麼這些男人,要做出這麼多讓人心生恐懼害怕厭惡的事情,甚至是會傷害到身邊最親近的家人;男人何以為「男」人-這些錚錚男子,在他們人生中背負多少社會期待、家庭責任,讓自己的心設下牢籠畫地自限,成為一個自己也不喜歡,更是受到親友家人迴避且厭惡的性格。

最核心關鍵在於,男人的成長過程中,往往都是被賦予期待而不被肯定的。 更別說華人文化下重男輕女的傳統價值,荼毒了多少子女。天下父母心,誰不是望子成龍呢?當男孩表現得好,父母希望他更好,考了八十分,怎麼這麼不小心,你有九十分的實力阿;當表現不好,往往收到的是責備,怎麼這麼粗心,但他面對挫折自己也很自責或懊惱。這會導致一個孩子內心深刻感到自卑與貶抑,影響他往後人生人際交往與親密關係的建立。

被期待更好,會讓男人不斷追求「成就表現」的卓越:要賺更多的錢、要表現得更好、要比別人優秀。運氣好的中高社經成長背景,他享有較多的資源累積學業和失敗重新站起來的資本;運氣不好天賦與資源不足,成就了男人的「原罪」,我不夠好,我是沒用的,我是魯蛇,反映在工作表現、人際交友的畏縮、缺乏自信、壓抑、拒絕溝通與表達,無法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

對心理帶來更負面的影響是,當追求「成就表現」目標,會讓男人忽略與缺乏與他人建立情感的能力。 他以為他有做好,我供一家吃穿、扛起這個家庭的責任,在外面工作面對多少壓力,想要的是被肯定和看見付出。但因為忙碌、少在家中,妻子小孩和男人疏離,覺得他難相處和陌生。當他尋求認同的心情沒辦法被滿足時,他開始「為難」人,男人憤怒,言語暴力、家暴、逃離家中流連聲色。更痛苦的是在外要和樂融融,卻不知家中早已相敬如冰,

這些年因為心理師工作,看見無數破碎家庭百百款,上述情境僅止於其中一種樣貌。但根本問題在於,很多時候男人太想「為男人」,扮演一位好的父親、丈夫、兒子、男友;心中又有太多「為難」,我要賺更多錢、要比別人更優秀、遇到失敗挫折時不能說出來。當這些負面情緒和壓力無法消化,為了防衛自己的自卑-我沒有當好一名「男人」,就將這些為難宣洩而出轉向「為難」他人。

指責敵視這些男性群體(廣泛通指直男或異男),並不會有助於改變這些多年來養成的性格,儘管他們的確並不討喜。但要知道這些「為難」人的行為背後,其實男性也是有苦說不出的受害者。

希望這篇文章協助您認識這些不被理解的「難人」與「男人」。身為男人的我們,或許可以放下那些防備,面對自己內心的痛苦挫折;身為「難人」身邊的親友,我們也可以知道他內心真正渴望是被理解與支持,陪著他一起化解內心的「難」。

我是諮商心理師張誌閔,感謝您的閱讀,期待我們下次的相會。

歡迎您與我們的心理師們一同擁抱心理、擁抱自己,擁有更棒的生命品質!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mental hug logo

擁抱心理諮商所

立案號碼 北市衛心字第XY01110033號

02-8792-0568​

thisismentalhugs@gmail.com

114 台北市內湖區成功路四段32號4樓

全預約制,請透過LINE@或臉書粉專私訊

Copyright © 2022 Mental Hu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