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男,好「難」之二:我的父親

男人的男,好「難」之二:我的父親
張誌閔

張誌閔

2022-09-22發佈

心理諮商

# 心理治療

# 心理諮商

近期男監藥癮團體步入尾聲,主題從生活、用藥、復歸、家人、男人、最後到自己。談論男人議題這件事,無可避免要去探討父親這個角色。現在的你成為一個怎麼樣的男人,基本上與父親是脫不了關係。

快速跳轉目錄

  1. 你與父親的關係

你與父親的關係

近期男監藥癮團體步入尾聲,主題從生活、用藥、復歸、家人、男人、最後到自己。談論男人議題這件事,無可避免要去探討父親這個角色。現在的你成為一個怎麼樣的男人,基本上與父親是脫不了關係。

《當男人不MAN了!消失在科技時代的男子氣概》這本書提到,童年經驗中父親缺席或父親扮演負向楷模往往對孩子帶來不同的影響。在監男性受刑人中很多都有著父母離異,早年失父背景。單親、隔代教養、安置收養與犯罪行為並沒有因果關係,但毒性男子氣概多源於父親缺席、傳統價值的壓迫。這樣的特質與衝動行為有高度相關。

《親密無能-早熟童年的隱形代價》談及,當家庭功能失調、提早讓孩子承擔家庭責任,會讓成員關係撕裂或過度緊密,導致提早離家、親職化、共依存、子代父職。讓孩子成為揠苗助長或直接面對社會現實,孩子往往成年後缺乏自我認同與親密疏離-自我價值低落且無法與伴侶建立親密關係。

統整自己和綜觀男性成長歷程中,孩子視角父親主觀形象隨年齡轉換大致可以整理成以下六個階段

1. 爸爸是超人/我想和爸爸一樣厲害

我想每個人都曾經經歷過這麼一段歲月,覺得父親無所不能,什麼問題都能解決,這段時間或許是親子關係最親近的階段。父親扮演一名孩子眼中的理想模範,享有被孩子認同、重視、無條件被愛的美好階段。社會文化也暗示父親有著厚實肩膀,天塌下來都能扛得住。

這種男性被期許要有能力,暗地裡交互形塑了父親要成功、負責、扛起家裡的腳色。是甜蜜的被需要,也是沉重的負擔與枷鎖。

2. 父親遇到挫折與不夠「成功」-眼中爸爸不再完美

然而要扛起一個家庭並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資本主義下更容易簡化成家庭需要一個賺錢的男性角色。人生總是不那麼理想,生活與工作中時常遇到挫折。這時候父親可能會對自己和家人生氣,甚至成癮酗酒賭博抽菸有小三逃避家庭責任,用負向情緒去回應自己和家庭。父親完美形象開始剝落,孩子發現爸爸也有會有缺點,和學校教的道德倫理不太一樣,內心希冀獲得父親情感的渴求不被滿足。孩子會開始困惑,爸爸是不是討厭我、不愛我了呢?也會因為父親的防衛和攻擊而受傷。

許多男性為了維護這樣完美形象,因此更用力防衛和努力經營著充滿矛盾的虛假。打造一個家庭幸福美滿模樣。用外在的成功來掩飾背後暗潮洶湧。

3. 爸爸不再是心目中追尋的模樣-父親形象破滅

當有一天,父親形象在小男孩心裡死亡了,心裡不會再想要成為和父親一樣的人。因為你意識到你在父子關係中受傷了,失望了。為了調適這樣心中的認知失調,孩子開始追尋自我,探索與揣摩自己的人生,可能因為找不到方向,沒有學習模仿的對象,自此就離家庭、學校這些我們所謂的保護因子和社會常軌越來越遙遠。

多數走上歧途的男性受刑同學們,最常見在青少年國中階段開始脫離家庭,結交壞朋友、因為好玩而遊走法律。父親往往會憤怒、嘗試控制,用打罵評價的方式告訴孩子不對。孩子何嘗不知道這些行為不好,但家長這些回應的方式,只是讓孩子離家庭越來越遠,最後深陷其中。

4. 我不被父親認同/活在父親的陰影

那個渴望被照顧、依賴的小男孩,一直以來都存在於男人心中。他何嘗想要負擔這麼沉重的社會期待和家庭責任?對父親和兒子都是如此。父子關係與形象在一次一次的衝突中早已若有似無,但孩子本能地還是想要被這個他最熟悉的男人所接納認可。成年生涯決策無意識間,都還是在投射父親樣貌。 多數華人父子間,在成年後關係多半是疏離與衝突的。為什麼父子間有這麼強烈的代溝與不理解且難以修復呢?

我們父執輩活在早年資本社會與人口紅利下帶來的庇蔭。當代父親獲得了理想中的成功,活在上一個世代的社會背景與氛圍。所以他很難認同孩子人生道路,帶著自己主觀中許多社會經驗和價值觀去看待他這個望子成龍的兒子。另外一個反面則是,如果父親不是成功的,那是更難以面對和接納自我的。然而成功是誰定義的?

兒子為了滿足父親期待,不斷地去證明自己、追求社會地位,想要成為父親心目中最驕傲的兒子。抑或不願承接這樣期許,選擇追求自我或缺乏社會認同的一條路。但這些選擇都未必貼近父親想像中的成功,以致過程中可能跌倒受挫,終其一生在追尋父親認可和父親那偉岸背影。

5. 修復父子關係

假使父親能走出荊佈滿棘崢嶸城牆,孩子也能看見父親這些年來的艱難,其實男人之間才是最懂男人辛苦的。或是在兒子成年後,父子倆人有機會共事,兒子傳承父親多年來的歷練與經驗,重新找回小時候那個一點點超人影子的爸爸,兒子有機會從那個看了就討厭傢伙,轉換視角認識這男人身上還是有優點嘛。

再有個契機,這對世界上最熟悉彼此的兩個男人,有機會坐下來喝杯酒講些五四三,或許關係就會不一樣了。可是世界上有許多父子,或許終其一生都等不到這個時刻。

6. 和解、面對脆弱走到無憾

當父親母親/男人年邁時,他可能會愛面子、逞強、不願面對衰老、難以承認對自己一生的不滿。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老台男老了特難搞(長照中特多),自以為是、大放厥詞、喜愛評論攻擊他人、泛政治化、透過權力/社會地位來獲得他人服從(我是你爸、我是XXX理事董事、我懂你不懂)。許多男人終其一生活在自己打造的城堡之中,孤零零也圍牆高聳。別人無法靠近他,他也出不去。

這些自我防衛性格與行為,很多時候都在掩飾一件事情,男人內心的脆弱。

人在關係中創造和解的契機,往往發生在願意讓對方看見最真實一面的那一刻:他的脆弱、無助、不被理解的孤獨。要去面對自我最真實羞愧的樣貌,還有生病後把屎把尿無助的生活,那是很難堪的。

如果父親在老年時,願意在自己患病或退休後,選擇地讓家人和孩子看見自己的脆弱,坦率地走出那厚重圍牆的城門。孩子才有機會回應父親的需要,被照顧與陪伴,而非僅止於物質上供養。父子親子關係走向無憾與親近。許多父子大和解都是在病榻床前才有機會說出心裡最真實的話語。憤怒也好、懊悔也罷,那都是埋藏在心裡幾十年的心情。

看過許多家庭面對成員離世前後,活的人帶著遺憾愧疚憤怒,走的人走得心有所怨或不滿,大抵上是未能走到這一步,和解與原諒。終其一生可能就卡在那,放不下,自以為放下但還耿耿於懷。長照中遇到這麼多家庭,大概只有少數幾個案家臨終前有機會和解。生死間有大哉問,何苦來哉?

至於這些男人與難人該如何脫困與自處?先從面對自己內心脆弱與真實的一面做起吧!

306852480 514224850513767 4785510812220014511 n

歡迎您與我們的心理師們一同擁抱心理、擁抱自己,擁有更棒的生命品質!

熱門文章

如何陪伴身邊的性侵害受害者? - 致社會大眾
為自己的幸福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