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名諮商心理師(二)-談談晤談工作給予我的感動

身為一名諮商心理師(二)-談談晤談工作給予我的感動
詹惠文

詹惠文

2023-11-01發佈

心理諮商

# 台北心理諮商

# 心理諮詢

# 心理諮商

諮商、輔導與諮詢、危機處理、自殺防治等等個案服務工作(以下簡稱助人工作)邁入第六年之後,真的有種自己變得老成的感覺。現在再凝視鏡子中的自己,已非往昔,多了些幹練與沉著的氣息。想當初剛開始跑行動生涯的時候,自己嚮往的「有經驗」的樣子,大致已經長成,但人就是這樣,長成自己理想的樣子的時候,才又發現相對應的也已付出不少代價。上天很公平,當你發現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時,也發現自己無形中失去了一些東西。失去的是什麼?有機會我之後再來談吧!

身為一名諮商心理師(二)-談談晤談工作給予我的感動

諮商、輔導與諮詢、危機處理、自殺防治等等個案服務工作(以下簡稱助人工作)邁入第六年之後,真的有種自己變得老成的感覺。現在再凝視鏡子中的自己,已非往昔,多了些幹練與沉著的氣息。想當初剛開始跑行動生涯的時候,自己嚮往的「有經驗」的樣子,大致已經長成,但人就是這樣,長成自己理想的樣子的時候,才又發現相對應的也已付出不少代價。上天很公平,當你發現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時,也發現自己無形中失去了一些東西。失去的是什麼?有機會我之後再來談吧!

這篇想先來談談我的助人工作怎麼滋養我,讓我長成現在的樣子。

首先,我想回應很多人會好奇的一件事,那就是:老師,你在晤談室聽那麼多人抱怨、吐苦水,你自己會不會很有壓力啊?我過去的回應比較簡單:會啊!當然會有壓力,所以我也會有自己紓壓的方法。現在若再問我同樣的問題,我的答案會再不一樣一點點,那就是:會啊!可是看到個案透過晤談慢慢了解自己,也漸漸過出自己比較想要的生活,或者即便個案不一定有太大的個性或整體生活上的改變,可是只要我有陪著個案一起經歷那些苦痛,我覺得很棒也很有意義啊!這些意義感,還有看到個案的進步,跟個案內心深處交流、產生共鳴的每個片刻,都讓我內心感動,而這些累積起來的感動遠勝於助人工作的疲累跟壓力

這些感動包括什麼呢?包括:有感受到自己花了十幾年以上專業訓練所養出的傾聽的耳朵,有真的聽懂個案話語背後的涵義,然後,也透過不斷的練習怎麼適時適量地切入個案的渴望與需要,不斷練習在晤談室中以生活的語言進行專業的對談,最終,讓個案在每次晤談中真心感覺到被接納、被理解、被尊重,甚至,被愛,這很有成就感,也很感動我;感動的事也包括:看到個案深陷痛苦中,但隨著我的陪伴,稍微覺得痛苦有降低一些些,感覺比較有力量、有方向再繼續面對現實人生;還有其它感動是:在個案經歷重大的創傷事件或打擊過後,我本來以為個案會經歷長時間的低潮或混亂,但很多個案都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更有韌性與復原力,對未來人生仍舊能夠懷抱希望,自我激勵,當個案比我想像的還樂觀、富有能量時,我也深深被震懾住,覺得個案真的好厲害啊!內在力量真的強大到我自嘆不如耶!這也很感動!

因為我會接觸不少情緒低落到想死或真的實際執行自殺行動的個案,當我陪伴他們感受死神的呼召,也同時感受想要繼續活著、想要繼續愛人、想要跟人有連結的渴望,陪他們一起體會生與死的力量每天都在並存,讓他們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奇怪,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在過著每一天的,在生與死的兩種力量中拉扯,在每天的情緒起落中去感受自己、感受世界、迎接挑戰,讓他們覺得有我陪伴,即便在死神召喚時也不再感覺只是一個人,得以對未來的人生懷抱一絲希望,覺得「我可以再試看看」,或感受到「還有諮商師陪我,我不是一個人」,或「雖然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還有人可以陪我討論,比較安心」的感覺,甚至,只要個案還是活著來見我,不管他是否有感受到自己還是有不錯的地方,不管他是否感受到生活還有值得繼續努力的理由,光活著來跟我談,我就真心覺得感動!

剛剛以上講的,比較都是與個案一對一晤談時的感動。接著,我想要談談我最近在進行伴侶諮商的感動。我必須承認,我到現在,都還是不太了解真正美滿的婚姻到底是什麼,過去至今,我也持續在經營感情、婚姻關係上不斷觸礁,不斷經歷自己內在的各種恐懼,也仍舊有很多心魔無法克服。可是最近,當我在晤談室中,看到每對伴侶的衝突之下,有很多都是出於雙方在溝通、理解上的誤會,更深一層來講,其實是:我一直愛你,但你沒有看懂我愛你的方式,所以你誤會我不愛你、不在乎你、不重視你、沒有想保護你。所以,很多時候,我害怕跟你說話,不敢說太多話就是因為怕惹你生氣,不說話,是我愛的表達;我害怕我情緒激動、害怕我跟你講我的壓力,你也會不自在、有壓力,所以我把我的情緒藏起來,希望還給你下班之後的平靜與休息,這是我愛的表達;我以為努力工作可以讓你過好生活,所以才工作這麼賣力,賣力到我們沒時間相處,這是我愛你的表達;在你抱怨我家人,說我家人讓你受委屈時,雖然我心裡很討厭,覺得你在批評我家人,但又同時感受到你的難過跟委屈,為了不讓你委屈,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做雙方協調,雖然效果不好,但我盡力了,這也是我愛的表達;當我找你說話,但用詞很拙劣,不知道怎麼說,不知道怎麼開口,但又好想靠近你,所以叫你放下手邊的事情,叫你不要再玩手機,也是我渴望你靠近的愛的表達;甚至,每次我哭著說我們分手吧,我們離婚吧,其實某種程度,是在跟你哭喊:我為了你付出了這麼多,可是我已經累了、快撐不住了,我希望你照顧我,我快撐不下去了!這,也是種渴望你繼續照顧我、繼續愛我的愛的表達,只是方式激烈了一點,你看不太懂

學了EFT伴侶諮商幾年,終於開始有點了解每次個案與自己在感情中受傷的到底是什麼。最讓人受傷的不是發生了什麼伴侶間的衝突,也不是個性不合,最讓人受傷的是:在我們每次吵架、冷戰或意見不合,感到自己好累、好難過之後,我們嘗試打開心門,呼叫對方繼續愛我、照顧我,對方卻沒有聽到或聽懂我在跟他要什麼;又或者,最受傷的是,另一半也試圖在我傷心時給我關心,但可能關心的方式太拙劣、太單一、太激烈、太難懂,所以我們都沒有看懂,也沒接受到,以至於我們以為對方不再愛我

學習看懂每個害怕、傷心、挫折、失望每個情緒背後的愛意,也看懂劈腿、鬧分手、鬧自殺行為背後的呼求,也看懂人世間的愛有時會以很弔詭、戲劇化的方式呈現,重新用愛與渴望的語言再解釋一遍我們對自身生命、對他人、對世界的失望,然後再重新鼓起勇氣練習接受愛跟給予愛,這是我這幾年助人工作持續進行下來最大的收穫、最大的感動,這些感動,也讓我得以繼續作這樣有意義的工作。願我們都能看懂人世間所有的愛,也願這篇分享,可以讓你再次感受到生命中與人種種珍貴的連結,以及,你可以不再孤單。

pexels-photo-7176319

歡迎您與我們的心理師們一同擁抱心理、擁抱自己,擁有更棒的生命品質!

熱門文章

如何陪伴身邊的性侵害受害者? - 致社會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