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帶著曾經被愛的記憶,繼續前行!

讓我們帶著曾經被愛的記憶,繼續前行!
顧浩然

顧浩然

2023-08-15發佈

心理諮商

# 心理諮詢

# 心理諮商

我其實滿喜歡騎單車,不僅僅是可以享受著慢騎的胡思亂想及獨處時刻。騎單車,更是我在心中與已在天家的父親,某種情感上的連結。小時候,我住在當時高雄最熱鬧的「鹽埕埔」。我的第一台腳踏車是父親買給我的,我還記得是黑色車身、平把、英國製、三段變速。

讓我們帶著曾經被愛的記憶,繼續前行!

原本想趁著暑假,參與神隊友同事的單車環島,一方面,也是想送給自己生命進入六字頭的禮物,一個人生的突破。但實在是因為工作關係,一直沒有充分時間練習,加上車子的性能遠遠不及朋友的車,怕體力及技術跟不上,最後,還是忍痛放棄,改為開車擔任後勤支援工作,希望能減輕他們騎車過程中的負擔,另方面,也算是給自己實現另類的環島夢。

我其實滿喜歡騎單車,不僅僅是可以享受著慢騎的胡思亂想及獨處時刻。騎單車,更是我在心中與已在天家的父親,某種情感上的連結。小時候,我住在當時高雄最熱鬧的「鹽埕埔」。我的第一台腳踏車是父親買給我的,我還記得是黑色車身、平把、英國製、三段變速。

和父親共食的記憶

但腳踏車買沒多久,我父親就病倒了,那年我國三。

有一天,在慢騎的路上,經過一間賣虱目魚的店家,我特別停下來,叫了盤汆燙過的虱目魚腸,沾著芥末,配上虱目魚肚湯來吃,吃著吃著,記憶就飄回去了兒時。因為,父親生前也常央我去到老家附近的市場,買虱目魚腸回家。老父與幼子,就這麼邊吃邊聊天,而我也就這麼聽著父親講述爺爺的故事,老家的故事。

父親住院期間,我每天都會騎著腳踏車,一路從鹽埕區大勇路的老家,晃到三民區九如路的高雄醫學院,去陪我父親。當時因家裡環境不是很好,沒辦法為引發父親半身不遂、已被細菌侵蝕的脊椎開刀,只好把已住院兩週的父親接回老家。一年後,老人家終究難敵病魔過世了。

騎車上墓園,與父親聊天

父親過世初期,每逢休假,我總會花上快兩個小時,騎著這台車從老家一路到鳳山大寮的墓園,陪父親聊天。

工作上,多少都會碰到來訪者談論他們和父母親的關係。對一些人而言,親子關係的印象並不總是和樂的,相反地,更可能是衝突不斷,所擁有的記憶,都是不堪回首的創傷。原生家庭的氣氛及關係,多只感到受傷,卻少感到被愛。

但真的不曾被愛過嗎?倒也未必。

家庭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女士始終相信,一個人能夠長大,必然擁有所需要的資源,其中一個,就是愛。因為,如果小貝比沒有被好好地愛著、撫養著,就不可能活下來。只是,源於從小到大的生活中,充斥著太多的衝突及傷害,以致於,曾經美好的被愛的記憶,被龐大的衝突經驗給掩沒了。

有一回,聽著一位年輕女孩談著她和父親的關係。一開始,女孩一直哭著說,在家裡的生活有多麼地不快樂。

抱著父親共乘機車吹風

但談著談著,女孩竟憶起了還是孩子時,父親騎著車載她去兜風的場景,「我雙手緊緊地抱著爸爸的腰,頭就靠在他的背,我記得,風就從我身邊吹過,涼涼地,那一天,爸爸載著我去買我喜歡吃的零食…」。在那一刻,女孩依然流著淚,可是,那不再是傷心、痛苦的淚,而是開心、卻又帶著遺憾的淚。開心的是,原來,自己與父親間,還是有著那麼一段彼此如此靠近與連結的時刻;遺憾的卻是,在自己的生命中,那樣的記憶又是如此地稀少。

這些年陪著許許多多來訪者探索他們的生命經歷,帶給他們的影響的過程中,我深深地體會到,即使看似活得很辛苦,但至今依然沒有放棄自己,在他們 一路走來的路上,必然有過被愛的經驗,每一個被愛的經驗,都給了當事人很重要的養份,並得以帶著這個養份,持續地讓自己面對著不曾減少過的壓力、挑戰及痛苦

生命中的貴人們

也許,這個被愛的經驗不見得來自己於自己的父母,而是可能來自於老師,或者當時身邊的其他長輩。

有位來訪者就分享說,小時候在學校,一個很關心他的老師,就要他每天寫一篇日記讓老師帶回家看。第二天,就看到日記本上,寫滿了老師的鼓勵與關心,「現在想起來,原來,當年,老師的這個做法,竟默默地給了我很大的支持與力量,幫助我走過那段灰暗時光。」來訪者感動地說著。

親愛的朋友,或許,此刻你/妳正經歷著人生的低潮及痛苦,或許,你覺得人生不再有希望。但,請相信,當我們能喚回生命中曾經感受到的被愛,我們就有力量,繼續面對現實生活中讓我們感受到的壓力,然後,帶著這個被愛的自己,繼續前行

「因為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曾領我們和我們的祖宗從埃及地為奴之家出來,在我們眼前行了那些大神蹟,並在我們所行的一切路上,和所經過的各民族中保護了我們。」(約書亞記24:17)

車

歡迎您與我們的心理師們一同擁抱心理、擁抱自己,擁有更棒的生命品質!

熱門文章

如何陪伴身邊的性侵害受害者? - 致社會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