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騷擾,不是你的錯

被騷擾,不是你的錯
陳巧翊

陳巧翊

2022-09-22發佈

心理諮商

# 心理諮商

# 心理治療

雖然這樣說起來很遺憾,但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幾次被性騷擾的經驗,有時候感覺很明確,有時候感覺很模糊,有的甚至是矇矇懂懂的時候發生的。

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幾次被性騷擾的經驗

雖然這樣說起來很遺憾,但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幾次被性騷擾的經驗,有時候感覺很明確,有時候感覺很模糊,有的甚至是矇矇懂懂的時候發生的。

還記得大學的時候,有一次我坐在便利商店等朋友,突然有一個陌生阿北坐到了我旁邊,說想跟我聊天,起初我覺得就是一個熱情友善的路人,聊聊天當然是沒問題的,反正我也還在等朋友,沒有急事。 阿北先說他有一個年紀跟我相仿的女兒,女兒有男朋友,接著就問我有沒有男朋友(甘你屁事啊),後來就繼續說,有男朋友很正常啊,自己是一個很開放的家長,非常支持女兒談戀愛。聽到這裡,我都還覺得只是一個囉唆想要證明自己思想開放的長輩而已,並不以為意。但接下來的對話,我就開始疑惑了。 阿北繼續說,自己很開放,還會幫女兒買保險套(什麼?!),然後就開始問我有沒有性經驗、問我會不會自慰、問我陰毛什麼時候長出來的,接著盯著我的大腿,問我穿著這麼短的褲子,都不擔心內褲或陰毛露出來嗎?

我後來受不了,只好離開便利商店,站在人很多的路邊等朋友,大太陽底下。因為我會怕,怕奇怪的阿北跟上來,繼續問我很不舒服的問題。

到這裡,各位應該很快就能辨識我被性騷擾的對吧。但你們知道,我是什麼時候才意會到這個叫騷擾嗎?在我跟朋友見面,跟朋友講完這段突發事件,到朋友邊聽邊生氣的說我被性騷擾了,大約事件兩個小時之後。那你可能會問,所以這段時間我都在想什麼?

我都在想,我是不是想太多了,他只是一個熱情的阿北。我是不是太沒禮貌了,居然離開現場沒有繼續聊天。我是不是不應該穿短褲,他就不會開這種話題。我感覺到很不舒服,我這種感覺是不是太誇張了。 當後來我終於可以好好正視自己的感受,將這個事件標示為「性騷擾」之後。我的第一個想法不是對對方感到生氣,而是我開始自責。

為什麼沒有馬上意會到,還讓他這樣對我。所以是我太友善才讓他可以這樣對我,是我的錯。我為什麼沒有罵他,我為什麼沒有反抗,我為什麼沒有拒絕,我為什麼沒有說不要,我為什麼沒有馬上求救。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有一樣的想法跟感覺。做這些行為的人,讓你難以分辨他的意圖,而這些似是而非的行為、語言,也讓你難以確認自己的感受。而且當你終於勇敢的辨識自己的感受之後,整個社會、整個教育、你身邊值得信任的人,都在告訴你,你怎麼會「被做這些事」而不自知,所以是你「選擇讓別人這樣對你」,因為你「沒有保護好自己」。彷彿保護好自己是這些事件唯一的解方,唯一需要負責任的—是被騷擾的你。

被傷害的人反而被指責,好奇怪啊!所以你有發現嗎?__有問題的不是你,是社會的聲音出問題了,教育的方向出問題了。我們需要更多的教育,讓行為人消失、讓騷擾行為消失,讓做出這些言行的人知道,這「本來就不應該做」,而不是更多的教育去分辨壞人與保護自己,然後指責無法第一時間保護自己的人,這是不對的。 __

因為本來就沒有人應該要被這樣對待。

沒有人。

教大家保護自己並不會讓騷擾行為消失,只有行為人消失了,騷擾才會消失。

所以,如果你跟我有類似的經歷,而當又想起這件事,當又開始責備自己時,我想邀請你,可以對自己說:「這不是我的錯,錯的是那些沒有被教好的人,錯的是濫用別人善意的人,錯的是利用別人懞懂的人。」

該消失的是騷擾的行為,不是我需要保護自己。 被騷擾,本來就不是我的錯。 被騷擾,本來就不是你的錯。 該離開便利商店的座位的,是那個阿北,不是我。

298209097 490532562882996 5888297147789276141 n

歡迎您與我們的心理師們一同擁抱心理、擁抱自己,擁有更棒的生命品質!

熱門文章

如何陪伴身邊的性侵害受害者? - 致社會大眾